分享這個網頁

普立茲克建築獎榮耀加冕 更新現代主義遺產的建築方法

2021-04-12 00:00:00 ∣ 1107
撰文者-DECO雜誌
攝影者-Philippe Ruault
資料暨圖片提供-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www.pritzkerprize.com)

The 2021 Pritzker Prize Laureates

Anne Lacaton and Jean-Philippe Vassal

普立茲克建築獎榮耀加冕

國際建築界的最高榮耀─普立茲克建築獎已於日前宣布,由來自法國的Anne Lacaton 與Jean-Philippe Vassal 共同榮獲了此項殊榮,「好的建築應該是開放的─對生活開放,為提升人們的自由度而開放,讓任何人都能夠在其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獲獎者Anne Lacaton 闡述自己對建築設計的想法:「建築並非為了展現什麼或者強加於他人的,甚至是熟悉、實用和美觀的,並且能夠靜靜地為在其中每天發生的日常提供支持。」

更新現代主義遺產的建築方法

通過兩位建築師設計的私人住宅、社會住宅、文化和學術機構、公共空間以及城市開發方案,Lacaton 與Vassal 對既有建築保有敬畏之心,重新審視了其可持續性。他們在進行項目構想時,首先會盤點業已存在的事物,接著從空間寬裕度和使用自由度的角度出發,優先考慮豐富的人類生活,從而能夠在社會,生態和經濟這三個層面上讓個人從中受益,並進行城市的替代。「他們不僅定義了一種更新現代主義遺產的建築方法,而且還對建築專業這一定義本身提出了調整。他們的建築作品對這個時代的氣候和生態緊急狀況以及社會窘困做出了回應,尤其在城市住宅領域,並由此重新點燃了現代主義建築師改善大眾生活的希望和夢想。他們成就如斯,是因為有著對構成建築的空間和材料的強大感知,其信念如其形式般剛毅,其審美如其倫理般明澈。」2021 年度的評審辭中如此寫道。

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de Nantes

Multipurpose Theater

讓空間得到最大限度的再生利用

兩位建築師借助冬季花園和陽臺,以低廉的成本大大增加了居住空間,使居住者一年四季都能節約能源並親近自然。拉達匹住宅(法國,1993 年)是他們對溫室技術的首次應用,所搭建的冬季花園以適度的預算獲得了更大的居住空間。房屋背面朝東的可伸縮透明聚碳酸酯板讓自然光照亮了整個住宅,將室內公共空間從客廳擴大到廚房,讓室內溫度變得易於控制。

Latapie House

Latapie House

Latapie House

在更大的建築範圍上,Lacaton 與Vassal 與另一名法國建築師Frédéric Druot 攜手對「普雷特大樓」(法國,2011 年)進行了改造。這是一幢始建於1960 年代初期的17 層城市住房項目,共有96 間公寓。建築師通過拆除原有的混凝土外牆擴大了每套住宅的室內面積,並使整座建築物的輪廓向外擴展,營造出生物氣候陽臺。曾經侷促的客廳現可一直延展到露台,靈活可變的空間加上寬大的窗戶,城市美景盡收眼底,不僅重塑了社會住宅的藝術美感,還對在城市地理區域內營造此類社區的意圖與實施的各種可能性提出了構想。

與此類似的框架還應用到了他們與Frédéric Druot、Christophe Hutin 合作的另一個項目位於大公園內,由530 間公寓組成的三座建築(編號G、H 和I)進行改造。經過整建,這個社會住宅綜合體實現了戲劇性的視覺重塑,還對電梯和管道進行了現代化改良,所有公寓的面積都得到顯著擴大,其中一部分公寓的量體幾乎翻漲一倍。不僅沒有任何原有居民因此流離失所,而且其成本只有拆除完全重建的三分之一。「我們的工作是解決約束和問題,並找到可以引發使用、情感和感覺的空間。儘管這一切曾經如此複雜,但在這個過程以及所有努力的最後,其結果一定要輕巧而簡單。」Vassal 解釋道。

Tour Bois le Prêtre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Transformation of G, H, I Buildings

既有空間的審度與酌加利用

秉承「永不拆毀」的堅持,Lacaton 與Vassal 採取有節制的干預措施對過時的基礎設施進行升級,同時保留建築物歷久彌堅的特質。在敦克爾克海濱區重建專案中,預製車間2 號(AP2)是海岸線上一座戰後造船工廠,相較於填滿所有空間而失去建築留白,建築師們選擇複製一座與其形式、體積相同的建築。借助透明的預製材料,由新建建築望向原有建築,保持著暢通無阻的視野。這座原有的地標建築被用於公共規劃,而新建的「北加萊海峽大區現代藝術基金會中心」(法國敦克爾克,2013 年)內設畫廊、辦公室和用於保存該地區當代藝術藏品的倉儲空間,兩者可以獨立運作或共同發揮功用。它們通過位於兩個結構空隙間的一條內部通道連接在一起。

FRAC Nord-Pas de Calais

FRAC Nord-Pas de Calais

FRAC Nord-Pas de Calais

兩位建築師大部分的創作都是圍繞著新建築而展開的,例如「南特國家高等建築學院」(法國南特,2009 年)就成為體現使用自由重要性的典範。為了容納不斷增長的學生人數所必需的各類課程設置,這塊地被酌加最大程度地利用,建築師設法將簡圖中勾勒出的空間增加了幾乎一倍,卻仍將預算控制在既定範圍內。這座高空間的大型三層建築位於羅亞爾河河岸,採用混凝土和鋼製框架,外立面由可開合的聚碳酸酯牆和推拉門圍合而成,內部隨處可見大小不一的無特定功能的共用空間,可適應各種使用場景。大禮堂外牆可以打開,將空間延伸至室外,而高高的天花板也為建築工作坊提供了寬敞的空間。甚至設計了從地面到2,000 平方米功能性屋頂平台的寬闊、舒緩的坡道,可作為師生們靈活的學習聚會場所。

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de Nantes

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de Nantes

Anne Lacaton 與Jean-Philippe Vassal 一直堅信,建築賦予了他們為全社會塑造社區的能力。就如同凱悅基金會主席普立茲克先生所說:「兩人的目標就是通過自己的工作,展現謙遜的力量,並實現新與舊之間的對話,以此服務於人類的生活,並且拓寬建築的疆界。」

Palais de Tokyo

Palais de Tokyo